娃伊的14天居家观察报告

发布于 2022-04-09  109 次阅读


Day 1

没了赶路打卡的压力,洗漱后随手披了件外套去楼下的711踅摸早点。不过就711自有品牌的早点来说,无论现做还是打包转运来的,都是比百年老字号更久远的地道货。常年会在食物上选择困难症的我,本以为能趁着店面和富余的时间尝个鲜,但最后还是抓起了那一周五次的奶油夹心巧克力面包和纯牛奶搭档。

站在楼下想拨通居委会的电话但屡次弹窗,最后上楼打开电脑就收到了主动回访。当然,不是排查效率高,而是昨天在12345上心急火燎的那条市民反馈。

电话那头是一位操着北京腔、声色干练的女性,一时不知该称呼姐姐还是阿姨。那种久违的语调让我想起了我的高中老师,以及海淀村委会的办事小姐姐。没来得及解释,直接咬定要居家隔离14天,且没有正式通知或后续流程之类的。很难令人相信,孩子听了这种话甚至会以为是开玩笑的。

在我通知完中介与一圈的舍友后,才得知另一位舍友在我的后一日也因为去了望京SOHO被隔离。

担心真的被严格封闭在猫超(实际就是方恒中心的物美)上买了一大堆方便食品,送到家足足有三大布袋。两袋速冻水饺和两斤猫粮就占了足足一袋半。

中午与下午分别两次去楼下的商店买了怡宝牛奶鸡蛋和一双木制筷子。量上来看足足够我闭关一周且不产生任何垃圾(如果蛋壳和包装袋不算的话)

下班后不久被社区的小姐姐主动拉了健康监管群,甩到群里一条14天内的活动限制说明后就没有任何后续了,不谙世事的我甚至还单纯的以为他们照顾不过来细枝末节。

晚上11点,结束了首日的居家办公,没有一丝劳累与疲倦,反倒觉得隔离的待机生活有些无趣。洗漱后半躺着在床上,手里拿着iPad风共云行,被社区巡检工作者敲开了门。

顺着楼梯间走上来的是一位负责登记的社工大姐和披着防疫服手提两大布袋卫生用品的大哥。不巧4层的楼道灯已经坏了很久,出于卫生考虑也没有主动进室内的意思,只能举着手机的手电配合工作,却又不敢离得太近,说实话,打了感觉和没打一样。

先是确认了行程和核酸情况,即使我已经快倒背如流了,核查过后便被通知了隔离起始日期。同时,大夫从布袋里摸索出两根棉签,一根顺理成章地塞到喉咙里做咽拭子,另一根顺着手机正反面擦了一圈。第一次亲身经历环境采样还感觉有些新奇,之前的理解一直是把样本拿去实验室做检测,可能他们也没想到样本是个开着原神的iPad或是iPhone 12 mini吧。

Day 2

由于省去了洗漱打理、路程与打卡的限制,第二天居家办公直接适应了赖床20分钟的生物钟。

坐到电脑前不一会儿就又接到了两则来电,花家地派出所和朝阳疾控中心的电话里分别问了行程,核酸,疫苗和隔离情况。没想到一个错时空关键会动辄这么多人力调查。甚至当派出所大哥说到“你核酸balabala”的时候以为是昨晚的检测阳性了,疑神疑鬼真是有趣。

当然,受到如此特殊关怀,多少都有些放不下心,索性又在猫超买了些柴米油盐,加上顺带在麦当劳点的双人餐,满打满算,剩下10天的一日三餐应该都齐全了。

明明这之前我和邻居都一致认为,到现在还没有文件或电子锁限制出入,应该就是包容理解,纯凭自觉的事情了。

Day 3

既然买够了两周内的速食品,就应该在两周内快速解决。于是尝试着1天的厨艺挑战。

按部就班的打开了飞书,没有任何人找,对于透明人来说再合理不过了,于是提起没打开的面包和火腿就奔向了厨房。好久没有吃过全麦吐司,打开柜子时直接一股香气吸入,实在舒适。

去年底搬到新房之后就买过一个20公分有余的迷你煎锅,这次终于能派上用场了。话虽如此,用惯了家里的大铁锅的我来说还是第一次用平底锅煎蛋,打碎的鸡蛋有一部分流到了没抹到油的锅底,瞬间就会粘在锅上,好难清理QuQ。

本以为能持续良好的料理手感到隔离结束,秉着这种想法中午打算试试速冻水饺。当我把它从冰箱里拿出来,便第一次意识到速冻水饺为什么要速冻了。

因为冷冻室放完一袋后实在腾不出一点空间了,便在冷藏室里找了个角落把第二袋塞了进去。以为最多会稍微粘连一些,下水后就会解决。但拿出来之后,它却大半包粘成了一大坨。

下锅之后破的破,裂的裂,最后做成了一碗有猪肉大葱和面皮的饺子汤。盛出来之后可与生化7的粘液饭相匹敌,就不拿出来吓唬各位了。

结局是,愣是硬着头皮吃完了。

晚饭回归传统,下了包豚骨方便面,对于阿宅来说是绝对不会翻车的料理。如果是在家里,肯定会拿萝卜、西蓝花之类的当伴菜,可惜两天前去的商店里只有水果。

如果一个人不做饭的话,竟然连最近的菜店都不知道在哪,未免也太咸鱼了。

Day 4

居家隔离的第一个周末。

要说无聊感的话,其实第一天晚上就多少有些了。而到了周末更是直接打原神到第二天月卡领石头。甚至当我以为才3点的时候,出了副本自动弹出了空月修复的小姐姐。

注定一醒来又是中午了,然而10点多被社区电话吵醒。带着自己都能意识到的迷糊语气接通了。

是一个听起来很慈祥的阿姨调查近期去没去过酒仙桥二街坊。自居家以来,已经是第三次接到酒仙桥的流调电话了。确认没有去过酒仙桥,阿姨说那三天两检吧,顺便问了我是否参加了前一日的社区大规模检测。

昨天听了一天窗外的喇叭,那天也已经是第三次社区检测了。由于居家观察会有大夫定期上门检查,自然也不用特意下楼参与大部队了。当然,从道德和规定上来说,我想下也下不去。

把情况如实地告诉了阿姨,以为可以转成3天提前结束隔离。没想到答复却是那边根本不了解我是因为去过SOHO被判了14天禁闭。得到消息后对方也没什么可说的,礼貌地结束了电话。

中午不知断了哪根弦,把冷冻室的猪肉茴香水饺也拿出来煮了。虽说那包饺子完好无损,每颗都是独立的,但下了锅之后还是该烂的烂,大概是火开了太大吧。相比一个大肉坨来说,这次观感还是挽救了一些,但仍然抵不住很难吃的事实。吃了一半难以下咽,直接打包进了垃圾堆。

担心扔掉的饺子会熏得整间卧室和客厅都是肉味,纠结了很久堆在哪里感觉都不太合适,下楼扔掉如果撞到社工又会很尴尬。做好思想工作准备下楼时看到了门口舍友堆的外卖便妥协了,毕竟垃圾袋也没大多少嘛。破窗效应赛高!

Day 5

什么也没干,追了追四月番,刷了刷最近的TikTok,顺便把原神2.6的矿洞图开到了80%。

Day 6

上午:打工人的挂机摸鱼生活
晚上:原神真好玩

Day 7

第一次尝试做了自热米饭,效果意外地还可以,除了蒸完开盖才想起来放蔬菜包。菜品相较于自己炒的少了大部分风味,也许是盐放多了不宜保存?

真的能算上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勉强能填饱肚子。

晚上下锅了酸汤面,味道真的只有汤的味道,面是没进味儿的,而且面捞出来有几根黏住了,可能是汤和面分开煮的缘故。

以5星为标准,我想这次的面条大概能算上是2星,比第一次自热饭强那么一点点,方便面应该能到3星,但是水饺是再也不会做了,0颗星。

原本就此结束了第6天的记录,然而临睡前却恰了大瓜。网络上著名的沼气池,外人都知道那玩意遇到明火会爆炸,就算沾染到难免也会脏了身子,然而一位共青团中央的小编却带着火把冲了进去。嗯,历史性的一步。

Day 8

中午做了自热宫保鸡丁饭,这次终于记得先放蔬菜包了,鸡丁也比上次的牛肉土豆入味一些,不过就是里面的香菇有点……

研究了下视频会议怎么开Vtuber形象,先后试了わかる和VTuber Maker,都是Live3D家的,前者不支持模型缩放,后者需要付费才能解锁虚拟摄像头和去水印,况且对于一个2016年产的轻薄本来说直接榨干了性能。最后不得以换用了VUP这个国产软件替代,个人免费版功能还是蛮丰富的,而且还可以识别身体角度,不过肢体需要另加捕捉器,就我这款退休的配置来说需要300ms左右渲染,如果稍微标配一些应该能做到实时吧。

调试的时候随便转了转身子,正值一天将要结束的时分,窗外的夕阳不允许我如此沉浸于工作或者在VUP上摸鱼。

当晚在朋友圈也见到了不同角度的夕阳,就当是隔离居家的意外安慰了,倘若我没有居家而是在办公室,大概也见不到如此的景色吧。

晚上发现某交友软件被32岁的姐姐(姑且是)点了赞,心情有些复杂,希望不是因为我显得太怪了,不过8年之后也许别人的眼里的我也是这样的人吧。

Day 9

本来以为自热米饭味道也就那样了,中午拆开了最后一包咖喱土豆,或许是这次带了榨菜加了些咸味,味道没有前两次那么糟糕,我愿称之为神(指榨菜,自热米饭是什么牛马)。

Day 10

眼看着解封的日子越来越近,柜子里的饭也剩下不多了。掐指算了算需要补充的顿数,在外卖上进了最后一次货。

这次买的东西少,所以物价方面就可以宽松一些。所以就选择了能顺便点些堂食的便利蜂。当时还曾纠结711来着,具体原因记不太清了。

为了庆祝监禁的最后一个周末,开荤吃了火鸡面,顺便附上两片培根做陪衬。第一次炸,用油和火候有些过量,以至于培根捡出来之后直接成肉干了。

Day 11

熬到了第二个周末,然而咸鱼久了根本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最近刚好一直在做感恩节的动森每日,索性上线稍微岛建了一下,就这样一天过去了,不愧是休闲游戏。

之前看柯南都是零零散散看主线,支线一集不落,然而现在的质量远不如从前,刚好新的剧场版上映了,趁着无聊补了全主线解说视频。迫于屯了很久没看,水无怜奈篇到波本篇中间的剧情看完还是一知半解。

另外还顺便追了第一集《朋友游戏》,同样也是推理悬疑番。抛开无聊的原因,这次4月番是真的质量还可以,连我这个淡圈人都能一口气追7部。

Day 12

动森感恩节当日,把所有DIY肝出来后就天黑了,还是不想动。

某S开头的云游戏运营手段真的累到我,已经连续一周半天排不进原神了,期间排队策略从低人数+高等待切到高人数+高等待的时候还是直接热切换,眼看着排队10+人变到110+,免费用户不当人系列。

为了做每日,已经是第3次给云原神氪了6RMB了,触屏操作也从入门水平毕业,已经可以在战斗中分清东南西北了。

Day 13

把炒饼做了,也是为数不多我放到冷藏室的速冻食品,拿出来的时候被塑料膜粘掉了很多表皮,但煎出来后成色还算可以。是真的会腻,吃了仨就歇了。

下午来人测了核酸,速战速决,然后回房间里搬砖。

Day 14

早上7点多醒过一次,朦胧之中把健康宝核酸结果截图发给居委会,9点多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解除了,心情没有任何波澜,毕竟👴本身就该是绿🐎。

不知道隔离的这段时间地球上经历了什么,明明14天前还是泥土伴着枯藤,再出门就是满面绿色了。
留了件用不到的羽绒服放在家,其实我应该再脱一件的,来来往往的短袖T恤里有个穿摇粒绒外套的人自然格外显眼。
吃了下班后经常去的麦当劳,待到午休即将结束后才起身上班。发现楼下的樱花树的叶子已经全开了,明明隔离前还是花开的全盛期。

晚上下班后solo了萨莉亚,终于开荤了咱就是说。

后记

北京健康宝真是个贵物,虽然借着大数据流调获得了较高的响应速度和有效的控制,但无论此次市防控中心还是各地居委会的做法过分诚惶诚恐了,以至于牺牲小部分人的利益换取概率极低的上层利益,这一点和上海爆发后的措施有一部分相似之处。

个人认为防控中心既然通过基站位置和健康宝拿到了如此详尽的数据,防控流调时却是大面积模糊通杀,属实欠妥。毕竟是社会主义国家,不计个人和资本的情况下,最小化社会风险无非就是降低排查下限,然而加大控制范围不会对管理者增加显著的成本,无非就是4次混检的医护资源罢了,甚至连叫师傅倒垃圾都能收些回扣。

即使每天傍晚太阳都能透过窗隙晒到屏幕上,但在同一位置呆久了,尤其是10平上下的密闭空间,多少都会诱发一些心理问题。当然也要感谢这期间陪伴我的无论是狸花酱还是原神或四月番。仔细来算的话即使是14天也是占了生命中0.1%的进度条,在它们的陪伴消遣下过得还是蛮快的。

这期间,不光解锁了原神PS5白金奖杯的全部成就,顺手还打了一些游戏内的成就专辑。不过现在想想好像没什么用,毕竟现实也不是提瓦特。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君掌盛无边,刹那成永恒。